WOW 来不及说再见 盘点魔兽已陨落的NPC

作者:3234专稿来源: 3234游戏网发表时间:2017-08-07

  扬·马特尔在2001年发表的小说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中写道,“人生或许就是不断地放下,但最让人痛心的是,都没能来得及好好的道别。”不管是现实还是游戏,死亡都是一件很难让人接受的事情,因为这代表着那一个人彻底的从我们的世界中消失,从此的喜怒哀乐都与他无关。对于生死我们都有自己的感悟,那么在游戏中面对NPC的死亡时,你又是如何面对的呢?今天就一起来盘点一下《魔兽世界》中那些我们没来得及说再见的NPC。

  沃金

  沃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,他坚毅忠诚,但又凶狠毒辣,他面对赞达拉巨魔的诱惑毫不动摇,又在面对小吼的隐忍中威胁他会割开他的喉咙。他爱憎分明,但所做的事情都只有一个目的:为了部落。

  很多人说他是最没有存在感的大酋长,但正是因为他带来了和平,稳定了局势,才显得寂寂无声。

  他在与瓦王对峙时淡定自若“部落聆听你的声音”,在赞达拉正义凛然“部落才是我的族人”,他对玩家亲切无比“你近况如何呀?”。他或许不是一个伟大的巨魔,但绝对是一个伟大的酋长。

  在破碎海滩之战,沃金在战场上负伤昏迷不醒,希尔瓦娜斯快马前往救援却看到濒死的沃金。最后,老沃金说:“我们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你,而这次却是你拯救了部落”。他为部落奉献了一生,却死在小怪手里,他在故事的最后,说的话,也是为了部落。

  “众生皆有一死,但部落,永世长存。”

  沃金在用一生践行这句话。他代表的不是自己,而是整个部落精神。

  德拉诺什·萨鲁法尔

  萨鲁法尔大王是卡利姆多联军的领袖,一生带领部落征战四方,战功显赫,勇猛无敌。他的小儿子小萨鲁法尔作为部落远征军参加了天谴之门的战意,却被巫妖王一剑斩杀,变成了死亡骑士。在萨鲁法尔大王带领部落击败联盟天火号后,登上冰冠要塞,隔着整个部落去给儿子收尸。他向瓦里安请求——

  “我儿子战死在天谴之门,我来只是为了带走他的尸体。”

  在这一刻,萨鲁法尔大王那个强大得砍去克苏恩一半身体的战士,他只是一个伤心而又伟大的父亲。

  德拉诺什·萨鲁法尔的第一次战死,萨鲁法尔大王应该是悲痛的,但第二次战死,就又像是一个轮回,是荣耀的。

  但两次战死,萨鲁法尔大王都没有来得及好好的跟他道别。

  “我给他起名叫德拉诺什,意思是德拉诺之心!我不会让那些术士带走他。我的孩子会安全的藏在加拉达尔长老那里!”

  “我在他母亲弥留时许下诺言,我会孤身穿过黑暗之门!无论我是生是死,我的儿子都不会有事,都会纯净如初!”

  这或许应该是战士该有的死法,在第一次死亡时毫不畏惧,笨拙却无畏的面对巫妖王。第二次死亡被巫妖王变成死亡骑士,死在了玩家的刀下。好歹也是战死沙场,死得也不亏,但可怜了萨鲁法尔大王,老来丧子,整个人生一瞬间支离破碎。

  小编最看不了这种悲情的场面。萨鲁法尔大王为部落奉献一生,德拉诺什·萨鲁法尔也是作为下一任部落酋长而培养的,却在摇摇欲坠的的飞船上亲手抬走儿子的尸体。内心的悲痛苦楚不堪言,千念万念汇成一句话——

  “今天,我兑现了诺言!”

  那么,这个诺言造成的伤痛,又要用多少年的时光去抚平,又要用多少夜的辗转难眠来弥补呢?

  瓦里安·乌瑞恩

  瓦王是暴风城的国王,是联盟的领袖,他的一生充满磨难,亲情、友情、爱情统统化为乌有,他也曾沦为奴隶,也曾迷失自我,但他从不曾放弃过人民,也曾羞辱过对手。

  他在冰冠堡垒面对憎恨的部落将领萨鲁法尔大王卑微的请求时,说:“退后,穆拉丁,让这位悲伤的父亲过去。”

  他心怀怜悯,正义凛然。他自始至终,都是在为自己的国家和子民奋斗。他的荣耀我们不去细数,也不敢细数,他陪伴着玩家走过的这一步步我们都记得。他受尽苦难,却又深爱这个世界。他并不完美,但又在不断成长,慢慢变成了那个所有人都为之敬仰的国王。

  在最后,在破碎群岛,他单手挂在飞船上闭眼的那一瞬间想的是什么,我们不知道,只是松开吉恩的手毅然落向敌人的时候,就已知自己是跳入深渊。

  “如若一去不回?”“那便一去不回。”

 

 

  更多魔兽世界相关内容推荐点击查看

  >>>WOW 7月25日:职业平衡调整 史诗萨墓被削弱<<<

  >>>WOW M萨墓战报 阿尔法公会国服首杀基尔加丹<<<

  >>>WOW 7.2.5奥法天赋选择:常驻奥术侵蚀保持增伤<<<

3234游戏资讯转载请保留出处